迈进2021东京奥运会求生记 庞德谣言遥遥领先预言

  • 时间:
  • 浏览:29

  本文转自张斌公众号

  东京时间,3月24日,星期二,晚8点。东京湾大桥旁的五环标志已然点亮,这座奥林匹克城市悄然无声,与五环自拍合影的人们大多并没有摘下口罩,他们也许希望以此记忆,这就是2020年的一瞬间。

  从瑞士洛桑到日本东京,电波穿越万里,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正在经历写就历史的一刻。按照奥运征程指引,原本整整四个月之后的7月24日,周五,晚8点,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将盛大上演,世界相聚于五环旗下。然而,疫情改变了一切。这一天,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全球确认病例达到了37.5万,增长显露出了指数级的狰狞。

  首相官邸,安倍晋三面前的电话按时响起,巴赫主席问好的声音传来了。从NHK独家发稿时间看,双方会谈时间很短,判断疫情,悲悯苍生过后,日本方面的一项请求被国际奥委会接受了,东京奥运会延期至2021年举办,但最晚不要迟于那一年的夏天。两次世界大战曾经让三届奥运会遭逢取消的命运,当人们将疫情比作“第三次世界大战”凶猛爆发时,奥运会的延期虽千般不愿,但总比往昔发生过的取消更让人可以慨然接受。还算幸运的是,历史上的第二次东京奥运会最终还是安然地落在了二战后任期最长的日本首相九年任期的最后一个季度之中。

  显然,这是一条有着“抢跑嫌疑”的重大消息,当然国际奥委会可以在其仅仅48小时前宣布的未来四个星期考量奥运延期的时间窗口里,随时扔下这支靴子。其实,这支靴子本可以再早一点而扔下,疫情肆虐之中,不少无助的个体都在等着因此带来的安全时刻。

  当世人都将接收模式按照国际奥委会提示调试为四星期模式时,分散在全球的国际奥委会15位执委得到通知,他们需要在星期二格林威治时间中午前后准备上线,特殊时期的特别执委会紧急启动。美国安妮塔·德芙朗茨生活在南加州,闹钟准时周二凌晨三点响起,比会议预定时间早了一小时,此时安倍首相与巴赫主席的电话沟通马上就要开始了。巴赫主席在特别执委会上告知沟通结果之前,NHK抢跑在前的快讯已经将所谓延期一年的共识传遍了地球的每个角落,安倍有意让世界知晓,为此他本人和日本做了怎样的努力。

  按照奥林匹克宪章,做出延期的决定机构只有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巴赫主席在视频会议系统中,对着早已上线的执委们解释了延期的共识,并按例询问各位是否存有异议,无需投票了,也无需掌声,全体通过,相约30日执委会再确认延期后的赛期问题,另外一支靴子尚未落地呢。

  这一刻,日本入夜,19日登陆日本的奥运圣火正在福岛的圣火盒中闪耀,原本设想东日本大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东北三县作为“复兴之火”展示后,从26日起从福岛县开始为期121天、遍及日本全国47个都道府县的接力。但这一切都要延续至明年再实现了,那精心设计的火炬上“东京2020”的字样,并不会因为奥运会的时间刻度落在2021年,而有任何的改变。

  这一刻,洛桑下午的阳光也些刺目,巴赫主席要启动后续计划了,虽然此前一定与奥运会最重要的利益关联方有过各种形式的沟通,共识早已达成,但终究要面对更多的困惑与不解,第二天上午他要与全世界的媒体进行电话交流,这一轮挑战刚刚开始,协调与善后工作空前繁杂,疫情强按着奥林匹克领袖的手亲笔改写了历史。七年了,作为领航者,巴赫主席经受的考验接二连三,索契冬奥会中“后冷战”的刀光剑影让国际奥委会几乎没有了腾挪空间。寨卡病毒与筹备工作延宕的双重侵扰,使里约奥运会一度起伏跌宕。平昌奥运会开幕式遭受的黑客悍然攻击,系统安全一度走到崩溃边缘,至今还是一团迷雾,朗朗乾坤谁人敢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最为挑战的还是,上任以来,四届奥运会的申办,申办城市总计不过七个,奥运会全球如此独特的存在,如今已是不堪的负担。身为独特的领导者,巴赫身上政治家的色彩会被解读为政客习气,将奥林匹克的商业价值推向历史新高,又免不得被斥责为深陷利益的泥沼,进退失据。2020年,巴赫也一定会想众人一般,在未知中,踟蹰而行。

  这一刻,安妮塔·德芙朗茨迎着南加州的晨光要小睡一会儿,当她再醒来的时候,这个世界上被确认感染新冠肺炎的病例已经超过40万例。从30万到40万,仅仅用了不到48小时。

  近些日子,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确诊数据,就是执委会开会的号角。3月22日,星期日一早,美国疫情爆发的消息冲入巴赫主席眼帘,非洲和南美也被病毒突破了。开会!执委会召开紧急会议,焦虑已然蓄积多日。这一天,紧急会议后,巴赫主席第一次宣称,国际奥委会正在延期,但依然“不成熟”,需要四个星期来做终极决定。

  很显然,延期举办已成定局,但这种明显经过技术性处理的决定是有其特别思量的。国际奥委会既要给自己留有时间,与33个单项协会和重要的国家奥委会协商,一个超级矩阵般的奥运会一旦延期,必将深深影响未来两年世界体育竞赛格局的大调整,就像一幅巨大的拼图需要推倒重来,牵扯的利益相关方太多太多。如果这样表述还不够清晰的话,还有一种比喻更直接些——奥运延期,就像是推倒了两万光年长的多米诺骨牌。避免这个世纪大麻烦,将决策延至最后时刻,当是国际奥委会最核心的考量,虽不明说,但人尽皆知。

  巴赫此时还有一份考量,要将日本方面纳入到决策框架之中,保全安倍的颜面,而这恰急安倍之所需。巴赫致电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希望第二天就能与安倍首相举行电话会议,准备讨论各种潜在的奥运会走向,在这里主席先生像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一样,选用了“剧本和版本”一词。主席先生特别强调了一句,“取消,并非没有被讨论过,也被当成选项摆在桌上的,但执委会最终只选择了延期方案。”得到主席热线送达的定心丸后,安倍3月23日在国会发表讲话,首次公开提出,东京奥运会可接受延期。此前,无论千难万险,安倍在描述奥运前景时,总是在精心挑选外交辞令进行描述,只有听者有心了。

  北京时间3月23日,北美时间3月22日,如今回看这是一个异常关键的日子。紧急执委会会议结束后,尚未等国际奥委会透露决策倾向。《今日美国》报抢发了独家消息——国际奥委会或将延期东京奥运会,消息来源是78岁的国际奥委会最资深委员、曾经的副主席、加拿大人庞德,《今日美国》报的记者用一条短视频讲述了与庞德沟通的过程。这一次 ,国际奥委会并未急着针对庞德言论做出反应,延期已是唯一之选,内部会议的精神被一位未曾参加会议的非执委的普通资深委员随意传播开,这相当于政治局委员违规传播政治局常委会的内容,坏了政治规矩。庞德老迈年高,逐渐边缘化,一再坏了规矩,世人往往仅从“国际奥委会委员透露”,便误读为这是国际奥委会的官方姿态,哪怕事后认定,所谓谣言不过是遥遥领先的预言罢了。

  早在2月25日,所有人对东京奥运会命运格外小心翼翼之时,就是庞德率先搅动舆论场,告诉美联社,国际奥委会需要三个月做出决断,做好延期的准备,一旦疫情不可遏制,那就取消好了。这话一出,一片哗然,此前国际奥委会和日本政府的立场完全一致——根本没有B计划;我们已经做出了决定,决定就是:奥运如期。这些掷地有声的表达一直持续到3月19日,巴赫主席邀约来自国家和地区奥委会的运动员代表进行了两个小时的电话会议,彰显对于以运动员为核心的充分尊重,进而也起到安抚人心的作用,会上主席激励运动员积极备战,国际奥委会还在评估现实情况,做出决定为时尚早。巴赫主席特别强调,国际奥委会决策的依据肯定不是商业利益优先,健康和安全才是首位。

  3月19日,这一天距离意大利奥委会宣布全国取消体育比赛过去11天了;NBA因为发现球员确诊病例而果断停赛8天了;英国各级足球联赛也在6天前宣告停摆,赛季何时终了随后再议;而两天前,欧足联刚刚做出决定欧洲杯延期至2021年,延后的赛期轻巧地落位在六七月间,腾挪有序,给想象中的奥运会延期预留好了最舒适的传统假期时段。也就是此前一两天,美国奥委会遵循政府要求,关闭了奥林匹克训练中心,此前在此备战的180名运动员和相关人员收拾行囊各回各家,美国奥运备战像疫情爆发更早的英国一样,彻底变成单兵化,完全像素人一般暴露在驻地与临时训练地之间了。

  美国自由泳巨星莱德基3月13日结束了在斯坦福大学最后一天的训练,告别封闭的学校游泳馆,与同样力争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几位队友转战到了一家私人俱乐部训练。自此,教练不会再像过往两年一样,每个星期一开始一周训练前,在更衣室的黑板上郑重地写上——距离奥运会还有多少天了。训练保障大不如前,但同时又被告知,奥运会一切如常,但凭借其一己之力,根本找不到解决方案,安全感彻底丧失,度日如月。按莱德基的描述,短暂的特殊岁月里,看似每天还在训练,但不过是找些事情干干罢了。如莱德基般经历的奥运备战选手应该不在少数,在没有集体防护措施保障下,任何一个独自训练的奥运选手都是极端危险的。3月14日,自伦敦疫情已经异常严重的情况下,奥运会欧洲区拳击选拔赛如期在伦敦开始了,虽然比赛仅仅举行了两天即被叫停,但是事后证明仍然有来自土耳其和克罗地亚的拳手和教练在比赛过程中被感染了,感染者中有人叫嚣要起诉国际奥委会面对疫情的迟缓甚至是不作为。

  还是3月19日,奥运会圣火抵达福岛,121天的日本传递预计26日开始。此前,圣火在希腊交接时,体育场内完全清场,没了掌声和欢呼,希腊政府针对入境人员14天隔离的政策已经实施三天了。在福岛,居然有数百人聚众欢迎圣火抵达,这与官方防疫规定完全抵触,日本奥委会紧急做出决定不再采取火炬传递的方式,改用圣火灯在各地展示的方式替代,肃杀之气扑面而来。人们此时一定都记起了3月12日奥运圣火采集仪式中的细节,尽管采集地点在距离雅典约300公里的大山深处,但观礼人数被精确减至100人左右,无关人等一律谢绝,小朋友最好远离,所有观礼嘉宾座椅之间的距离被严格安排为一米,这就是所谓的安全社交距离吧。据日本媒体报道,借着圣火采集的机会,巴赫主席与森喜朗进行了秘密会晤,其中一位日方参会者透露,国际奥委会一方始终未曾提到“延期”或“终止”,巴赫主席和协调委员会主席科茨“比政治家还政治家”,老辣而沉得住气。

  就在圣火采集的前一天晚上,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博士第一次宣布,新冠疫情已经具有全球大流行的趋势,感染人数已接近12万。世人内心的担忧以及眼前的现实终于被世界卫生组织官方确认了,指数级的扩散趋势初见端倪,短时间内疫情完全退去似乎已不可能,此时距离东京奥运会原有设定的开幕日,仅有不足140天。国际奥委会一宣称,世界卫生组织的官方判断将是决断东京奥运会命运的最根本依据。这一刻,当听到全球大流行已成趋势的官方发布后,巴赫主席以及国际奥委会内部做了何种研判,一个星期之后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首次提及的“多样性剧本和版本”,这一刻是否已经袭上心头,是不是只为赢得评估和沟通时间,才将多样性的考量深藏心中呢?外界完全不得而知。

  谭德赛宣布全球流行趋势的第二天,3月12日,有人公开提出东京奥运会应该推迟一年。此人就是看似没有任何关联的特朗普,他绝对不赞成匆忙办一届没有观众的奥运会。日本政治评论家们居然将此视为东京奥运会命运的“关键时刻”,安倍就此有了“政治护身符”,此前无比担忧的取消奥运会应该不再是现实选项了,而围绕在安倍身边的几位自民党高层透露说,也只有到了这一刻,虽然卸去了取消的烦忧,但是如期举办已然是奢望了。在我们外人眼中,取消东京奥运会一直都不该是现实选择,而只是国际奥委会与东京奥组委2013年签署的81页承办合同之中的“例行公事”罢了,大规模抵制、战争以及危害所有参与者安全的重大危险都会导致取消奥运会。

  1916年奥运会因为一战被取消,爆发于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未曾给1920年奥运会造成毁灭性打击。1940年东京奥运会提前两年被取消,其过程中的细节至今还有不同版本,但战争连续摧毁1940年和1944年奥运会则是历史。二战之后,奥运会风雨历程中也有血泪,但从未有异动发生,坚韧异常。2012年,安倍第二次就任首相,驱动日本加速申办奥运。转年秋天,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125次全会上,东京被当作“最安全选项”得到最高票,让马德里和伊斯坦布尔不禁神伤。安倍意气风发传承外祖父岸信介首相衣钵,同样完成了东京申奥成功,并希望以此契机让世界重新发现新日本。申办奥运成功的岸信介1960年黯然下台,未能以首相身份见证自己的奥运杰作。安倍超长在位,2021年9月将正式告别相位,东京奥运会对其意义多重,促进经济最为直接,2%的GDP增长全然拜托奥运。据说 ,此次奥运延期一年,造成2020年日本GDP增长下降1.5%,损失超过60亿美元,由此可见奥运之于日本国运的现实价值。因此,取消奥运在最大的利益关切方看来是最不能容忍的,安倍为此曾焦虑不堪。

  特朗普一声吼,安倍底气顿足。3月16日,在与G7领导举行的视频会议结束后,安倍兴奋地宣布,G7领袖们一致支持日本举行一届“完整的”奥运会,这是日方公开宣布了东京奥运会不得取消、不得拒绝观众的隐性立场,而实现“完整”唯有寻求延期这唯一策略。当天,日本共同社配合首相“完整奥运说”,公布了一份民意调查结果,69.9%的日本国民希望奥运延期。然而,第二天,国际奥委会在与奥运各利益相关方进行视频会议中达成共识,奥运仍将如期举行,任何投机行为都会造成相反的效果。何为投机行为?没有人明说。但安倍的“完整奥运说”则鲜明地成为了日方的根本立场,国际奥委会一定听出了其中的弦外之音,日本不会为“如期”的目标而拥有一届“不完整的奥运会”。

  从3月17日至19日,巴赫接连与各国家和地区奥委会进行沟通,他很有底气地说,所有成员支持国际奥委会的策略,坚持如期,静候变化。20日,美国奥委会接到了美国游泳协会主席蒂姆·辛奇置信美国奥委会,强烈建议东京奥运会延后一年举行,他是在过去一周与巨星莱德基和多位传奇教练交流后,以爱护奥运参与者健康与安全的理由提出延期建议的。一天后,美国田径协会呼应美国游泳协会,同样向美国奥委会提出延期奥运会的呼吁。为美国奥运代表团贡献参赛人数和奖牌最多的两大协会一道力促延期,态势悄然发生着变化。美国奥委会不敢怠慢,对近两千名奥运备战中的运动员做了调查,超过60%的人支持延期奥运。美国体育界一定看到了19日巴赫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的论调,未有设定清晰的决策时间表,只是强调决策尚早,追问之中的那句答话——“国际奥委会只为奥运会的成功负责”虽然无懈可击,堪为公关应答经典,但对于身处疫情爆发之地的人们还是未曾带来必要的确定性和安全感。

  与美国两大体育协会起头并肩的还有挪威奥委会,挪威人20日向国际奥委会提出,不延期就退赛。此后这个周末,巴赫一定是在接连的冲击和转折中度过的,疫情统计数据呈指数级别增长,一个未知的世界摆在面前。加拿大奥委会发声,奥运会如果在2020年举行,就退赛,没有商量余地。澳大利亚奥委会主席约翰·科阿特斯是巴赫坚定的支持者,此时也公开支持延期,呼应加拿大和挪威。此轮冲击波如此同步,恰在国际奥委会给出四个星期缓冲期计划的当天发生,曾经担任国际奥委会商务总监的迈克尔·佩恩对此中玄机极为敏感,他认为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人是在积极配合巴赫加快决断的内心需求,间接给日本人施压,希望大家一道在未知中找寻到最妥帖解决之道。刚刚发生的历史如若真是如此,背后有些看不到的交流与碰撞是我们暂时看不到的,也许要等到巴赫自传出版的那一刻,也许历史什么也没有留下。

  3月23日,星期一,早晨。巴赫内心的不安在加剧,新闻报道中,谭德赛继续在描绘着疫情全球流行的现实残酷,G20峰会召集令正在急急发送,是该下决心的时候了,不能再等了。巴赫随即电告森喜朗,第二天邀约安倍通话,并嘱咐日方拿出奥运延期的对应方案,执委会希望可以尽快看到。

  当森喜朗将这一切转告安倍的时候,首相的脸上应该是有了轻松的表情。迈入2021年,东京奥运会总算求生成功了。